?

Log in

[icon] 轻言轻语
View:Recent Entries.
View:Archive.
View:Friends.
View:Profile.
View:有多少回忆可以重来. 黄飞飞和他的那个女人. 吹牛顺便上点税. 小屁孩Yoshi.
You're looking at the latest 10 entries.
Missed some entries? Then simply jump back 10 entries

Security:
Subject:重新开启流水账
Time:04:59 pm

已经好久没有写东西,似乎书写表达的能力也极度的退化。

前些日子里总觉得做什么都不顺,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换个环境,换个工作,甚至换个职业来做。老吴那边倒是可以帮些忙,但我现在又有些担心,对那些技术活,我已经有些力不从心,甚至有些惧怕。陈MM则说,是因为我那段时间里不顺,所以才会有离开的想法,她相信我还是只会在嘴上说说,而不会真的离开公司。现在看来,事情的发展似乎真的在向着陈MM的预言方向在走,我也真的放不下现在的这些。

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生活似乎还好,没有刚回北京时的那种迷茫与烦躁。只是房子的事情又凭添烦恼,若不是老妈身体不好,我还真的希望老爸过来帮我处理一下这类事情。简单来说,通过朋友,我可以搞到经济适用房,虽然在四环外,但地理上还是不错的,在天通苑附近。关键是,房子大,而且价格非常非常诱人。问题是,我没有北京市户口,据说A类暂住证也不能买这类房子。最最关键的问题是,我的存款太少,而贷款的话,如果是顶着叔叔的名头去买,那还贷又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。

我很不喜欢麻烦。

英语的学习进度还不错,外教很善于沟通,一堂课下来,整个人大脑都累得不行了。效果也还不错,至少比之此前我的满口错误语法与发音是好了许多。这个外教也很有趣,第一堂课时,给我们练听力,讲了他在美国时候的事情。他是一个攀岩爱好者,在一次攀登一座山之后,在山上遇到一只可怜的小狗,它的一条腿折了。于是,我们善良的主人公就拿了一些食物给它吃,接着就要下山,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一路跟着主人公腐着腿走到了山下。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善良的主人公斗不过小家伙楚楚可怜的样子,将它带了去宠物医院。按他的想法,是希望这个小家伙能够有人收养,但医生告诉他的两个事情让他很是郁闷:一、它的腿骨折已经有段时日了,想要校正,就必须把它再度弄断,然后接骨。对这样的事情,善良的主人公是绝对接受不了的。不要说他了,我们也不可能接受,硬生生地让它再度骨折,那太残忍。询问过医生,答复说不校正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后,主人公决定还是让经它就这样好了,不想让它再痛苦第二回了。二、小家伙不是一条完整的狗。或者说,它不是一条纯正的狗,它是“half dog, half wolf”。你可以想像我们听到这四个单词组成的短语之后的表情。再后来的事情就是主人公想要把它送给他的朋友,但他的朋友们一听它是“half dog half wolf”之后,立马大摇其头。无奈,这个小家伙就只好被他收养了下来。慢慢地小家伙也长大了,狗的特性使它显得无比忠诚,但狼的血液却让我们的主人公夜里无法入睡——你可以想象身边有一条狗半夜三更在家里向着月亮“嗷~~~”是一件多么让人痛苦的事情。经过数次折磨之后,主人公决定晚上把这个可恶的家伙赶出家门。但第二天早上,当他打开屋门时,又发现这个讨厌的家伙自己回来了。自此,每当他上班的时候,就把这个讨厌的家伙放出去,然后下班回来的时候,这个讨厌的家伙又会喜滋滋地在玩爽了之后在家门口等他。

这个故事我们到现在都不能确认它的真实性,但有这样的故事来讲课,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至少,我听得挺入迷的,哈哈哈哈哈哈。

新近败了一款本子,DELL的1400。虽然我也知道DELL的口碑实在不是很好,但也总好过七喜、神州之类的吧。另外就是,1400我用过一段时间,不算短的一段时间,感觉还是不错的,至少在我手里没出过问题。后来因为公司同事要出差,于是交了公,决定自己入一部,以后也别再指望我用自己的本子来做公司的事情。

本来要是买VOST 500,后来听哥们说订单全都被扣住了,据说是某个部件缺货。暗自庆幸的同时,决定再入一部1400,又恰知逢这款本子做活动,送包包,免费升级到120GB SATA盘,便加了400块又添加了无线和内存。如今这款本本在手里还是一样的好用,只是哥们很郁闷:我这边的订单确认完后第二天,这类活动结束了,他的500还是没有解扣。忘了说了,他是DELL的员工,哈哈哈哈哈哈。

欢乐精灵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玩了,主要是升级太累了,106级了大半年,今天终于107,还不错,弄了把顶级武器,刷怪很快。另外借着机会把小枪从80直接连升7级,不过是挂出来的:P 反正又不会有什么大问题,多挂几级嘛,哈哈哈哈哈。

健身一直在坚持,不过也就是随便练练,没好好练,眼瞅着夏天到了,也该好好练练了,怎么着也得让我这样的单身青年能骗个小姑娘以身相许才行。

comments: 1 comment or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讨厌一个人
Time:05:20 pm

持续烦躁,不知道病根在哪里。

某人说,找个老婆吧。

我也相,可我找不到。我一直都没弄明白,到底是我眼光太高,还是我眼光太差。要么,看不上眼,要么,就是已经成了人家的老婆。有些无奈,有些彷徨。

后来发现,越是想要找一个伴,却越是事与愿违,超发感觉孤单。

公司里的气氛已经完全没有了去年时,或者说,06-07年时的感觉。那时候虽然不算大,也比较忙,但却没有现在这种压抑的感觉。很讨厌某个人,FM也很讨厌他,我现在更越发的讨厌。离开编辑部,一个很大的原因也是因为不喜欢和他一起做事。

一个人可以显,但不可以过。做事更要有分寸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范围,做事不要越权,即使你认为对方做的不对或者不好。那是人家的事情,与你无干。FM说很讨厌看到他现在踩在我头上。我也很讨厌人家踩到我头上,所以我选择离开编辑部,做自己的一份事情。可我想不到,这个人可以没有脑筋到连我负责的事情都要插进手来,似乎只要和他做的事情沾哪怕一点点边,就是他说了算。这是今天让我彻底郁闷的根源。

随他的,后面的事情,就由不得他了。如果还要我继续负责这些事情,那就是我说了算,如果还要有人压我一头,那好,我走,让他做。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前一个公司里被压抑到心理变态了。

虽然我也没什么本事,但至少找碗饭吃还是没问题的。只是我不希望让我爸妈为我担心,也不想再次回到漂来荡去的老路上。

我不喜欢北京这座城市,但我也不喜欢上海那座城市。我不喜欢北京的自然环境,就像我不喜欢上海的人文环境。如果要我选择下一个流浪的城市,也许苏州?也许杭州?我不知道,我想我还是喜欢南方水乡多一点。有时候看看,我还是有那一点江南书生的气质,窃喜。我还是作一个斯文人比较好,不要讲脏话,TMD。

嗯,确实,很想成个家,恋爱嘛,啥时候谈都成。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矛盾哇~~
Time:09:55 pm

啊啊啊啊~~~~~

转眼假期就要过了,虽然假期过得很无聊,但想想要上班也挺没意思的- -!

不想上班~~~

8过,似乎老在家也没意思。

还是上班好了……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Tags:,
Security:
Subject:Writer's Block: I Made It Myself
Time:12:00 pm
What have you made using your own two hands?
Writing and Gamming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该死的车票
Time:11:37 am

每年的春节假期,火车票与返乡人之间便形同光棍大军与漂亮媳妇之间的关系一般,而那些掌握着车票发送“大权”的大小人物们,也卯足了劲地吊着人们的胃口和钱包。

29日的早晨,北京重又刮起了小西北风。天又重新湛蓝了起来,里外里地透着一股子喜性劲,倒也让人看了心里敞亮许多。

往年到了这个时候,其实根本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,大家无非都是一些日常的普通工作。不明白为什么今年显得很是特别,居然临近大过年的,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,而且都很让人伤脑筋,很烦人。昨天被人看到额前的一些白头发,差点张口就说,全是工作闹的少白头。转念一想,已经算不算什么“少”了,白头就白头吧,反正不算多。配上这张娃娃脸,倒也显得成熟了些,也算是好事吧。

为了一张车票,公司上下除了身在北京的,全都是求爷爷靠奶奶,我更是连身在青岛的老同学也给发动了起来,结果目前依然一无所获,票贩子的手机号倒是记得了几个,算不算是另一种收获?

打心里头开始厌烦工作,虽不是第一次,但这一次却出奇的持续时间长。也许是该彻底地放松一下,彻底地换个环境?MSN上的标签一天能改个十次八次,反正没人管,自己开心爱怎么改就怎么改。上一次在后期制作工作室里的时候,写着“不周山@视频后期工作室”,结果老板很好奇地问:不周山视频是什么地方?简单解释了一下,老兄接着把话题岔开至“厦门咋样”,再次简单回复解释,然后告知带了一份铁观音放在他桌上,老兄再次感动,大诉其苦,表示现在当老板很惨,逢年过节都没人送礼,出差旅行这样的事情也没人邀请云云。心里鄙视他一百遍呀一百遍:靠,老板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,赚到的钱还在乎那点破礼品?!

唉,又是报告又是专区的,MD,真想甩手不干了。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梦想与现实
Time:12:54 pm

梦想是什么?现实是什么?

一边画版,一边想着这样的事情。虽然想不通透,但还是希望有一个清晰的轮廓。但直到画完版,还是没有有个结果。看来,又是一场徒劳。

放弃编辑部的工作,放弃HP,放弃H3C,放弃那些与我相熟的厂商,在一些人眼里看来很不可思议。只是他们想的太现实,我又过份理想主义。他们觉得放弃跟踪采访厂商,无异于断掉自己的财路。我说我只是想实现自己一些梦,钱这种东西,多了不算多,少了也不会少到哪去。

每天太阳照常升起,每晚月亮准时上班。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物质,都那么现实,不开心,我就宁愿睡死在自己的梦想里面,永远都不要醒。

愚昧,好像是有人这样说过我。我知道是什么意思,其实我不蠢,也不愚,甚至于某些方面,我自信还是有些才智,有些才华的。只是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。既然认为这是愚昧,那我不妨就继续愚下去好了。至少,这个世界,我还是看得懂一些的,别人是不是也看得懂我,根本没必要去关心。

坦白的说,我对现行的一些事情,一些人不满。但这是现实,针锋相对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。既然不喜欢,那不如不去做,不去接触。离开的根本原因,不在于我对谁不满,对什么事不满,在于我骨子还是那个理想主义的永远长不大的小P孩。

我不得不承认,现实让我承受了巨大压力,可我也不否认,梦想给了我动力和勇气。

某人曾半开玩笑地回应我的约会说:有五百万吗?怒火轻易便被点燃。在我面前赤裸裸地说钱,基本上是对我人格的侮辱。五百万,我是没有,但不代表我没有本事去挣,可我为什么要去挣这些钱?为了什么?就为了一个女人?就为了一个所谓的家?一套北京的房子?一辆好点的车?于是,我的反应像极了古时的迂腐书生。钱除了铜臭,一无是处。唯一比他们好的是,我可以坦然地接受钱多不是坏事这个现实。

时光若能倒流,古时的我,会是怎样的结局?饿死街头?愤世嫉俗最终自寻死路?一舟一马一蓑衣?鬼才知道。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无语
Time:08:51 pm

年会开完了,体检也结束了,也总结了,也计划了,这一年的工作,可以看作是结束了。唯有一些事情,看起来更复杂了,也更不顺心了。这似乎是这一年里最不开心的。

某人走了,又回来了,以另一种方式。还好,至少不会在公司里觉得孤单单的,连个老朋友都没有。

某些人的总结与报告说的又臭又长,言之无物,罗里八嗦。总觉得是在没话找话,没事找事,要把时间拖的长长的才好。有得人说的我们听不懂,导致我头疼了一个下午,却没有办法制止。好歹,我还是需要尊重人家。

某人的总结与报告令我非常气愤,越权越的太过了。那些互动类的工作虽然也与他有些关系,但还不至于需要他为我这个产品经理考虑的吧。后来我的总结与报告听小MM说感觉我是很生气的。这倒是不假,我自然是生气的,但只是冲着一个人而已。不过,似乎我们的VP与老板都觉得我的火气是冲他们的。一个大误会。

工作的事情嘛,就像老板说的,我们还是小公司,很多事情在创新,在摸索。出现问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如果没有问题,或者问题很少,那才让我担心。我不会去嫉贤妒能,无论怎么说,我对自己的才华还是有这个自信。我也不会去排斥某些人,他们的存在与否,只要不对我造成什么影响,根本没所谓。但如果要把我做的事情一起给做了,那我还做什么劲?我就是一个跑腿受累的?我自己的想法呢?有没有想过呢?

时间久了,看到的事情多了,想过的事情也多了。现在才总算明白了一些事情,一些道理,才明白为什么世界是复杂的,人性是复杂的。哪怕心里再怎么不舒坦,终归只是自己的事情,对别人,不会有任何的影响。

火发过就发过了,以后的事情,我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,只要不逼我。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随2007飘然渐逝
Time:01:40 am

生日过完了,总觉得该写点什么给自己,可又实在不知道该写什么,该怎么写。

在这人生二十七年的岁月中,这一次的生日并没有什么特别,一样的一个人过,一样的只有家人的祝福,一样的还是单身一个人,也一样的是在外地,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。其实,早上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,好想说:我想你们。可当听到他和妈妈的声音,却又说不出口,只是懒懒得,像小时候一样,赖在床上听听他们的声音,然后让他们也听听我的声音。

然后,是咪咪地Q里发过来的生日快乐,只有一句话。再然后,是鹏鹏还有姣姣妹妹,还有陆小乖同学强烈要求我晚上与他们共进晚餐,顺便陪两个可爱的妹妹逛商场。在百无聊赖之中,这个生日就这样过去,同样过去的,还有2007。我的2007。

按惯例,一年结束是要总结一下的,基本上,我的2007,无外乎工作稳定,感情没戏,生活无忧,身体还行。也总算解开几个心结,不再让自己难受。

前天唱K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和土豆他们完全是两个时代的人,就像陈琳说的一样,我们之间存在代沟。于是,我常常一个人发呆,一个人想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工作。2007年的几部大片倒是说得没错:女人靠不住,男人靠不住,兄弟靠不住,组织靠不住,其实中国移动也靠不住。只有自己才靠得住。

感谢那些挤兑我,BS我,讨厌我,痛恨我,咒骂我的人。更感谢那些理解我,珍惜我,爱护我,关心我的人。同样感谢那些伤害过我,以及帮助过我的人。因为你们,我明白了许多,懂得了许多,成长了许多。我不再计较于那些毫小事的得与失,也不计较于一事一物的对或错。我已经决定以男人的方式存活在这个世界,不以物喜,不以物悲。

越发地喜欢老歌,于是我不断地变幻着MSN上的签名。新节奏的浮躁令我感觉厌烦,只有轻快舒缓的音乐才有阳光一般的感觉。有过那些不愿回首的经历后,心情竟然也像阴天一般令自己不爽。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我可以解开心中的枷锁,重新寻找爱与希望。鹏鹏说今年是鼠年,我会行大运。我说可能吧。姣姣说希望我今年年底结婚,陆小乖说那太晚了,然后她改口说,那好吧,就六月份吧。我说也许吧,只是我得先找着那个肯嫁给一个穷光大懒汉作老婆的PLMM。

对于新的开始,会是怎样的继续,我不会去想,不会去考虑。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,既然拿不准未来,就不必自寻烦恼。我只知道,我的生命,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出现或者离去而突然闪光或暗淡。也不会再因为某人的对或错让自己变得阴晴不定。虽然我还是希望2008年从开始到最后我的心都是阳光的,但我还是要送几首老歌给自己:坚持着自己。

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——诀别昨日的哀伤

《爱的可能》——爱没有可能,只有肯定

《浅唱》——阳光很暖,该放就放

《世界末日》——忘掉,那些曾让我心碎的人

《朋友别哭》——如果我离去,我想,我会记住他们

《红尘有你》——爱情是一篇抒情散文

《最后的战役》——男人的战场

《天真的双眼》——沦陷,在那些迷人的眼眸

《我是真的爱你》——情歌永远只是情歌

还有很多,只是送给自己,这些也差不多。曾经《我是真的爱你》,让我明白,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人在关心我,在爱我。也让我明白了,这些爱,保质期仅仅取决于情歌的温度,最终的最终,我依然一个人在冰冷的海风里,双眼迷茫地望着海的那头,眼中的液体已经没有了温度,冰冷而真实。我曾经一次次地希望得到所谓的爱情,却一次次地发现我不过是一厢情愿。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,我只好活在自我的世界,唱给自己听,说给自己听。

终于想明白,其实,活着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我还能再奢求什么呢?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2008年的第一封邮件
Time:12:35 am

2007年就这样过去了?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这个不平静的2007,就这样从我的生命中由进行时变为了过去时,尽管才刚刚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。

这两天的假期,倒是一直在想写些什么,不去记录那些风花雪月儿女情长,也不去感怀岁月蹉跎,只想静一静,然后回过头去看一看,这一年我的收获与失去。却又总在坐在电脑前时,脑海里面一片空白,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说起。

现在才明白,原来我还是习惯于上班的生活。尽管忙碌,尽管有些累,我却已经摆脱不了那些上班养成习惯。就在刚才,我习惯地打开Outlook,居然发现除了刚刚在小妹那里发给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工具外,还有一封尤某人的邮件。看了前面的部分,竟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那么多的感谢,似乎是告别的语气。看至最后,我还是看到了最不希望看到的:他提出辞职。

我知道他想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但这样明确地在给全公司的邮件中写明,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或者说,他完全下定决心要离开了,不再继续着曾经被似为自己孩子的公司。也罢,也罢。既然太累,就放下它,让自己轻松一下,让自己开心一下。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,可眼下还不是该我离开的时候。

在这样一个全新的时刻里,我竟然在想,或者我现在已经是公司中除老板外资历最老的员工了。似乎真的有些搞笑,我才在这个公司不到三年的时间,竟然要变成最“老”的员工。也许我们真的该反思些事情。不过,另一个问题也在困扰我:他如果走了,销售的工作将交给谁?那个弱智的LV?算了吧,这种事本就没有必要让我去过多的考虑。也许尤某某在做离开的决定的时候,也同时在骂我当初没有同意作销售吧。

这样的一条消息,令昨天好运带来的好心情,几乎荡然无存。就好像突然间,一个战友不再与你并肩作战一般,感觉竟然有些落寞。我没有罗嗦什么,只是说,考虑了很久吧。再多的言语也无济于事,既然已经把事情摆在了台面上,以他的作风,该是不留商量的余地了。

2008年的第一天收到的第一封邮件,也许是这一年不平静的开始吧。我紧急,我期待。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Security:
Subject:又在瞎想
Time:12:19 am

北京今年入冬后的第三场雪,依然很小家子气,又是只小了一点点(这两个字发音为diu,一声)。

风骤然因为一场不起眼的小雪的来临,如同发了情的公狗,四处席卷着这座庞杂的都市。近期来的压力与压抑,最终换来的是鼻炎的复发。于是我狼狈地卷起电脑和棉袄,奔回自己的小屋,然后蜷缩在被窝里,换取一点点的暖意。

就这样昏昏沉沉地呆了一个下午,不觉间天已漆黑。看了《根》的那种沉重,让我无法摆脱,迫使自己不断地开机关机,两台电脑被我折腾地似乎也要奄奄一息。累极了的时候,便不由自主地看那些美国的肥皂剧,意外地收获了一曲《Can't fight this feeling》。用流行弱智语言描述,我当时便是“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”搜到了我想要的这首曲子,然后我对我们伟大的D版事业再次致以了无上崇高的敬意。在此之前,我又去了汉化新世纪搜刮了点小玩意,为自己可怜的账户节省了三位数的银子。

圈圈这两天的升级行动又一次地清空了我空间里的访客记录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两位MM依然坚持来捧场。如果被她们看到我的样子,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来捧场,显然我远不如我的头像来得可爱。不过,就像今天和Sandra说的一般,就算过了年,我们也不怕,毕竟我们看起来还很年轻。只是她依然反对,女人似乎对年龄极其敏感。有必要吗?因为我是男人,所以不理解女人。

继续翻着那些记忆里的残存景象,企图寻找一丝往日快乐的蛛丝马迹,结果却只证明自己的徒劳和无聊。逝者如斯,过去的便是过去了,可必事事耿耿于怀?不是看不透,是不愿看透。

当我折磨完电脑,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,我才发现,这时候我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电话谈心的人。难道成长的代价就是这个?似乎有些过于残忍,但事实摆在我的面前,我确实找不到一个值得让我去拨通电话的人,尤其是女人。脑海中刹那间闪过一个镜头:一位朋友以极其奸诈的表情对我说“现在知道没老婆的坏处了吧”。

桌面上的那个小MM的照片依然静静地躺在角落里,也许哪一天我发了神经,别人问起那是谁时,我会说那是我老婆,然后把这个事情告诉她,然后后面的事情更水道渠成了。再或者告诉她之后开始约会,然后找个机会生米成熟饭,然后告诉她偶会负责,再然后找个机会偷偷把证领了来,便大功告成。只是,我为什么会这么有把握??

好奇怪哦……

comments: Leave a comment Share

[icon] 轻言轻语
View:Recent Entries.
View:Archive.
View:Friends.
View:Profile.
View:有多少回忆可以重来. 黄飞飞和他的那个女人. 吹牛顺便上点税. 小屁孩Yoshi.
You're looking at the latest 10 entries.
Missed some entries? Then simply jump back 10 entries